都市激情

给儿子找保姆

7.0

给儿子找保姆

李铁雄今年32岁,是个十全十美的成熟男。太太早年去世,遗下一子。

儿子还很小,还需要人教养照顾,原来的保姆生病回乡。于是这回索性登广告请个男保姆。

待遇很优厚,应征的申请信来了一堆,李铁雄在家里拿了一叠前后翻看 – 优先考虑的条件是“英俊、阳刚、肌肉型、黑皮肤、多体毛、能干耐劳”。

搜寻之下,嘿嘿,里边还真有个壮男!再看,附大头照片一张,浓眉大眼、单眼皮、国字脸、嘴上还有一圈性感的黑胡须,贼英俊,该是个东北汉子。再看,嗯,27岁,未婚,大专,曾当过兵 –  绝对是完美人选!

李铁雄心口一阵热乎乎的,呼吸加快,竟不自觉的吞了一下口水:就试一下这个!

拿过手提心急的拨了对方的号。心砰砰的乱跳。

“喂--”一把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。

“您好,您当男保姆的吧?”李铁雄说话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很兴奋。

“对,我是高烈人”

李铁雄笑的眯住了眼睛,“啊,是这样,您的材料我看过了,都很好!您方便到我这见个面吗。”

“行”

“就今个晚上行吗?”

“行,谢谢了!”一个客客气气的人。

李铁雄挂了电话,看了一下睡在身边的儿子。才5岁,很乖的样子。这个保姆应该不错!

门铃响起,李铁雄气喘吁吁从健身房跑了出来。穿着半湿的贴身小背心,硕大三角肌完美地被凸现出来。丁字裤下是两条粗壮的大腿,腿部致密的肌肉自然地翘了起来。

打开门,果然是哪个英俊的大胡子。虽然没有李铁雄180cm的骄人身高,体格也非常均称,看得出来时个注重健身之人。

两个大汉初次见面,不约而同的笑了。李铁雄两个眼睛眯成弯弯的倒月,雪白的牙齿在没剃光的胡渣子丛中咧了出来,笑得特别迷人。

那个男人笑得比较含蓄,点了一下头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视线转到了李铁雄背心中坚硬挺拔的乳峰。眼前那雄伟的一身肌肉,也确实是他所没有预期会见到的。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,脸泛红了。

李铁雄笑眯眯的说,“来,里面坐!”不由分说又拉又推的把男人接了进屋。

中产家庭,虽然不是新房子,但也装修的大方舒适。灯管柔和温暖,情调特别好。

“哟,我这一身臭汗,把您衣服脏了”。李铁雄很诚实的说,一只手还搭在那人肩膊上。“要不您先洗个澡吧?屋里挺方便的。”

“啊,那。。。”

“别客气,反正外头正热,您看您不也是一身子的汗吗?”

“那是,呵呵”高烈人刚毅的脸上露出羞意,但没有明显的不自在。

李铁雄说着脱下了背心,雄伟的大胸肌和完美的六块小腹肌马上一览无围。不等对方回话,冲口一句“走,咱一起洗!”于是大臂伸到高烈人的虎腰,推着他进浴室。

刚一进玻璃浴室,李铁雄马上热情地给高烈人脱衣。高烈人并没有抗拒,反而十分合作,不一会儿,两个人都赤身露体相见。高烈人全身丰厚的肌肉鼓起,到处是毛茸茸的黑毛,腋下的短毛和股沟里的肛毛更是浓密得惊人。李铁雄想,他的大鸡鸡在那茂密的黑森林中打跟斗,该有多快活!

水开了,蒸汽很快弥漫着浴室。李铁雄站在高烈人后面,两只大臂搁在他肩膀。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话,用力的呼吸着男人的气味。

高烈人取了一些碱液,开始擦身体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有时候伸手到后面擦李铁雄的臀和大腿。 

李铁雄暗喜,于是照学不误,抓了一把碱液,开始不安分地在高烈人身体各部位游移,伸手捏他两个深红的乳头,一圈圈温柔地搓揉起来,乳头不一会就坚挺起来。高烈人“呜~噢”的发出低沉的叫声,身体扭成了S形,李铁雄正好借势把大鸡鸡凑过去顶住他屁股。

两个男体贴到一块,李铁雄的大鸡鸡原本软软的挂在高烈人的股沟上,不过数秒间,已经雄抖抖的坚硬起来,顺着高烈人的大腿两侧弯弯地翘向他湿软的阳穴。

“小高,你的屁股有一种古典美。我很喜欢!来,我给你洗干净点。”

李铁雄得寸进尺,手弯到高烈人的鸡鸡和睾丸 — 原来这小伙子也憋不住了,大鸡鸡早就直挺挺的竖了起来,还挺坚硬的。

李铁雄臀向上一顶,大龟头顶住高烈人的神秘的花心,大鸡鸡还真差点把他整个人托起。

高烈人虽然是硬汉风骨,那受得如此挑逗,“啊~~!啊~~!”短叫两声,因为重心前倾,屁股完全向李铁雄展开欢迎之势。李铁雄大喜,想不到他眼光、运气都那么好,看来要钩的汉子马上就到要手了。

李铁雄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男人。高烈人一身上下好肌肉,圆圆结实的小屁股翘得明显就是引诱人强奸他,让李铁雄口水直流!不愧是匹可以和自己配种的好马。他这回是拼了命,也要搞定这个壮男的。

高烈人则有一份单纯,暗地里向往激情,如今身边的猛男对它百般挑逗,他已经魂飞魄散了。但觉的屁眼奇痒,从未有过。

有道是学坏容易,学好难。高烈人既然有心让人强奸他,就只有等着被强奸的份了。

还没定神,这时李铁雄弯下腰,头夹杰在高烈人跨下,一口啄住他一个睾丸,轻咬细品,甚是陶醉,然后慢慢吐出,马上又啜入两颗睾丸运舌转动口中,如此淫玩数分钟,高烈人已经被刺激得满身大汗,大息吁吁。

“李大哥,。。。不行。。。”

李铁雄不理他,接着把高烈人的鸡鸡弯下伸到屁股后面,开始舌攻。

“小高,喜欢吧?”李铁雄含住心爱男人的大鸡鸡,喉咙咕嘟咕嘟的说。

“李大哥,啊,。。。好刺激。。。噢~~” 高烈人此时双乳受制,肉棒为囚,就连屁眼也被李铁雄用鼻子乘虚钻入,哪里有本事回话。只顾啊啊啊的浪叫着。

李铁雄把高烈人推下仰卧在地上,淋浴的水柱直直的打在他们身上,挞挞挞的溅响。高烈人紧闭双眼,胸口一起一伏,他知道他眼前的男人,不把他彻底淫欲一番是不会罢休的。

李铁雄台起他粗壮的双腿,欣赏着那朵紧紧闭合但即将为他怒放的野菊花。高烈人粉嫩的肉穴深藏在大片乌黑的肛毛之中,皱皮紧缩,一下一下的往里收缩 – 一个没被操过的男人!

李铁雄心里明白,他今天是大赚了一笔,勾中了一个处男。情不自禁的吻高烈人的嘴唇。高烈人已经被搞得欲火焚身,张开嘴巴,任他舌奸。

两个人热吻数分钟,李铁雄大臂一挥,将高烈人整个人倒竖冲的抱了起来。高烈人好像受过精密训练似的含住了李铁雄的大鸡鸡,贪婪地吸起来。李铁雄慢慢立起身子,也含住高烈人的鸡鸡疯狂的吸吮。于是两个人成立一个站立的69,高烈人的屁眼毫无防范地架在李铁雄前面,完全暴露在对方侵略性的视线中。

李铁雄想到,家里没有准备润滑剂,头一次开苞对方会很疼。。。于是一面口交一面抱着高烈人走进厨房:冰箱里有蜜糖和食用芦荟!

高烈人依依不舍的放弃了69姿势,按李铁雄的指示,用拌了蜜糖和芦荟汁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屁眼里。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太心急,屁眼竟非常紧。李铁雄用舌头在他肉穴周围刺激,趁着手指滑出,一气戳进去,希望舔松他的括约肌。高烈人一个大汉被搁在餐桌上,屁股朝天正被另外一个男人疯狂索要,已经是一块吞进嘴里的肥肉。

“好了,宝贝,让大哥操你”

高烈人眼睛带着焦急和期待,把自己的睾丸捋高到腹部,这样李铁雄可以更方便插入他。

李铁雄挺直身子,抹了一大把湿溜溜的滑液还有还有刚才从高烈人马眼上取的淫液,擦在自己的大鸡鸡上。他用两臂压住高烈人V字打开的大腿,对准他的屁眼,大龟头猛地一顶,"呜!!"。。。整支肉棒缓缓地没入高烈人的肛门,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,好像狂潮般涌遍全身,两个男人的肉体剧烈地颤动,同时纵情地爆发出“啊~~”的一声咆哮。

“宝贝,你屁眼好紧啊,。。。你是处男?”

高烈人想,除了女朋友,他还没被碰过。。。他应该算是个“处男”。

“妈的,那么紧。。。是不是很喜欢哥哥操你?”

“呜啊~~!”高烈人迷迷糊糊,放声浪叫。

高烈人感觉李铁雄的巨棒正由自己体内抽身而出,肛门突然非常空虚,于是“唔。。。”的呜咽着,点了点头,眼睛在激烈的快感中依然紧闭。

李铁雄高举虎臀,蓄势劲插,一记记都好像天上的坠下的霹雳火柱深深插入,撞击阳心。

从后面两个人交合处的大特写看去,李铁雄的大鸟青根毕现,直挺挺的捅向高烈人饥渴的花心。

高烈人明显还真有被操的天分,此时两腿大开,屁眼被操得淫液横飞、激越淋漓,连块充满弹性的大胸肌在每次抽插时大幅地跃动,迷人的小腹肌在扭动时依然坚挺如钢,两颗鸡蛋大小的雄睾在肉棒两边被操的晃动不已。看着如此养眼的男人在肉欲中发情浪叫,李铁雄看得心花怒放,干得更加凶悍有劲。高烈人则乖顺地夹紧屁眼迎合。

男人结实有力的肉体,在肛门和肉棒激烈淫交之处,不断发出 “扑哧!扑哧!扑哧!”的淫糜之音,响遍整个屋子。

此时两人交欢正酣,淫声浪叫不绝于耳,冷不防一把稚嫩的声音叫道:“爸爸,你在干嘛?”

李铁雄扭动虎腰,回头一看,正是自己儿子。平常已经早早歇息,今天大概大人太闹,把他吵醒了。儿子却若无其事,揉着眼睛走了过来。

“爸爸,你怎不穿衣服?还有个叔叔。。。”

高烈人被操的人仰马翻,李铁雄的强悍的大鸡鸡还插住他屁眼。如今被人家的儿子撞见,脸都想不知道放哪。

李铁雄笑笑说:“恒恒,这位是高叔叔,以后他就是你是你保姆叔叔了,会常住咱家的。叔叔今天刚到,肠子不舒服,爸爸正给叔叔治病。”李铁雄说话一点不眨眼,他觉得说这样的大话也是很有点道理的。而且他确实是一名大夫。

“爸爸,你用鸡鸡给叔叔治病吗?”儿子穷追不舍。

李铁雄笑笑说:“对啊,叔叔肠子疼嘛,爸爸得把叔叔治好。对吧?”说着邪邪地看了高烈人一眼,他觉得眼前的发困的男人更可爱了。这个阳刚的汉子正用最好的肉穴包裹着自己。

“爸爸,叔叔疼吗?”

“刚才很疼,现在爸爸插着叔叔,他就不疼了”

儿子还是没有睡醒的样子,座到绑边一张椅子上。“那你治好叔叔给我看吧”

“好的好的,爸爸治好叔叔。” 李铁雄用手指弹了一下高烈人大胸肌上的乳头,眼睛充满淫欲。

“噢~!啊~!。。。”高烈人感觉李铁雄开始又扭动熊要,猛插他的屁眼。屁眼被浓密肛毛团团包围,只露出粉嫩的一圈富有伸缩性地箍住李铁雄的肉棒,就像经常有巨大装甲进出的神秘基地。

儿子好奇的盯住他爸爸的大鸡鸡,因为他还没见过那么大的阴茎,这玩意儿真的可以治病吗?他对他爸爸又多了一点敬佩,看着两对雄卵高高低低地追逐,啪啪有力的撞击,不由得伸手摸向两个壮男的交合处,傻笑起来。

于是厨房里又一次充满了睾丸碰撞臀肉的啪啪声、肛门被肉棒狂插的噗噗声、两个男人的淫欢的啊啊声、还有桌子被摇得乱晃的吱吱声。

“爸爸,叔叔的小屁股有好多汁啊”

高烈人听了羞愧难当,整个人都飞红了。

“对啊,叔叔的小屁股里面太多汁。爸爸得把叔叔的小屁股的抽干,很辛苦的。”

“啊,你。。。”高烈人听了觉得又气又好笑。

这时候李铁雄突然俯下身,紧紧搂住高烈人,情深一吻。高烈人的屁眼被深插的肉棒捅得深陷。

李铁雄开始用自己的胡渣子扎他颈、脸和耳背,然后嘴唇迅速的移到了高烈人的乳房,开始呼咬。高烈人体内每寸被操得酥麻。他简直不相信,操他的男人是如此的精壮,完全没有倦态。他更享受的放声淫叫“啊,大哥,。。。快操我吧,我要。。。”

儿子不明白什么是“操”,他只觉得很奇怪,这个大胡子叔叔明明好好的,说有什么病,他倒挺像是很喜欢他爸爸用大鸡鸡插他的样子。

李铁雄说:“恒恒,看好了,爸爸这就要把叔叔的病顶出来了!”于是从高烈人热乎乎的肛门抽出淫棒,高烈人屁眼插入后和李铁雄分开,殊不习惯,“啊~!”的惨叫一声。

原来李铁雄让他换一个骑士座的做爱的姿势。李铁雄横躺在餐桌上,高烈人迫不及待把屁眼对准李铁雄竖起的大鸡鸡,身体后仰,然后正支座了下去, “噢~~噢!”的浪叫。

这一次高烈人雄伟的肌肉身段在李铁雄儿子的面前正面展露,两颗挺拔的深红乳峰鲜艳欲滴,下面屁眼正被一根疯狂的大吊粗暴地抽插,好像已经失控的活塞般开开阖阖。满头大汗,英俊的脸竟然因为被操,显得更加帅气。

李铁雄不愧是破肛能手,以下克上,仍然可以收放自如。高烈人已经异常滑溜的屁眼被捅得霍霍作响,悦耳非常,勃起的大吊也被操得上下狂摆。李铁雄的儿子从没有见过那么可爱的鸡鸡,觉得十分过瘾。 

李铁雄一手捏玩着高烈人的乳头,一手抓着他的鸡鸡和睾丸大力套弄。两人随着淫棒碰撞肛门的节奏,“噢唔~啊!”的浪叫。。。

“啊。。。操上面一点,。。。啊,很好,。。。唔”

面对这个极尽淫糜的肉欲场面,儿子终于有所启发:他知道插叔叔的爸爸和被爸爸插的叔叔一定都很爽。

看着他爸爸奋勇救人的英姿,不禁拍掌叫好。

“爸爸好厉害,叔叔好流多汁啊!”他心里面,觉得叔叔被插得死去活来的样子也很可爱。

李铁雄鼓足马力,进行最后一轮密集猛攻,深入对方阳心、前列腺等男欢重地,一次次诈退一次次反击,绞、扭、推、磨,高烈人的肉体已经与他合二为一,淫液如潮。终于时机已到,李铁雄将大吊深深插入,二人同时大开精关。

“恒恒,看好了,爸爸给叔叔,。。。打注射!!噢~啊~~”

李铁雄高热的精液滚滚决堤而出,汹涌澎湃地注入高烈人的肛门,溢出的欲浆一股股飞溅起来。儿子看得屏息静气一眼不眨,他爸爸太强了!

“啊,大鸡鸡哥哥,我,。。。要爆了!呜啊~~!” 这句话儿子特别听不明白。

高烈人享受着肛门无比充实,体内一股热流灌注全身,畅快莫名,屁眼不自觉的大力一缩,前列腺被李铁雄大鸡鸡的余威撞个正着,登时跨下的精库崩溃,一泻千里。白色的精液如飞瀑般喷射而出,贱满胸膛和桌面四周。

两个壮男疲累的身子扭在一起,李铁雄十分满意地搂住刚刚他被征服的壮男,又是一轮疯狂索吻。他那根插在高烈人屁眼里的鸡鸡仍未见虚软,之前射进去的精液继续不断渗出。

“恒恒,叔叔的病还没有完全好。爸爸接着还得照顾叔叔呢。你先睡去吧,啊。”

儿子看完了一场非常激情的临床演练,完全没有被闷着,很懂事的点点头,临走前说,“爸爸,下次你会再给叔叔打注射吗?”

李铁雄笑笑,淫荡的朝高烈人的屁股 “噗!”的给顶了一下。

“爸爸会的。恒恒晚安”

高烈人把头扭过来,想跟孩子说晚安, 发现他的睾丸正被李铁人的儿子握住,开心地搓玩。。。这个叔叔的蛋蛋还挺可爱的嘛!

“叔叔晚安!”

孩子终于放下了魔爪,乖乖回屋里睡觉去了。

刚刚被男人操了2个小时,高烈人被操得像只刚出生的绵羊。李铁雄把他的屁股扭了个180度,让自己可以插着他屁眼抱起他。两个肉体交连的男人走上阴暗的楼梯,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卧室。一波波“噢~噢~”的低沉的浪叫,继续从大屋里传出。

高烈人的屁眼已经被操得很滑溜了,根本就像发情的母狗般需要肉棒安慰。

“大哥,你真厉害”他吻了李铁雄一下。

“你这骚货,叫得那么浪,我儿子都快被你勾引了”

“人家被你你操得不行了”

“以后我要天天操”

“嗯,那不行。我有女朋友”

“我操!我是你老公!被我看上了,还想跟娘们搞?!”说着,李铁雄用浓密的胡渣滓扎高烈人的俊脸,大臂使劲捏他两块结实的臀肉,捏出一洼洼的肉沟。

高烈人扭着屁股咯咯笑起来,屁眼传来阵阵余欢。

高烈人知道,他将成为一个很称职的保姆。作为奖励,他那渴望充实的肉穴,将在与男主人频繁的交配和高潮中,获得完美的操练。 

 


更多精彩请访问:www.ais11.com

影片评论

首页

视频

下载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